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沧源佤族自治县 >

佤山金叶魂——追记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糯良乡烟叶站站长杨姿昆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4 20:28 | 查看: | 回复:

  高峰插云的阿佤山,横亘在滇西南横断山脉纵谷南端。茫茫云海深处,有个叫糯良的佤族乡,这里群山叠翠,溪水长流,气候适宜,风景如画。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阿佤人以种植旱谷、苞谷、木薯为业。

  6年前,白露花开、鹧鸪啼时,年仅28岁的烟草技术员,一身迷彩服,一脸纯朴,一腔热血来到中缅边境线上的糯良乡,他就是刚刚上任的乡烟叶站站长杨姿昆,当地的人们都亲热地叫他“阿九”。

  6年的岁月,他爽朗的笑声留在佤寨烟农火塘边,他的足迹踏遍佤山块块烟田,凭着“我是一把钢锄,誓死要挖掉佤寨穷根;我是一把火,要烧掉佤山贫穷”的壮志,他说服了千百年来只知种旱谷、苦荞的佤族乡亲,种上了“致富烟”。他攻克了一个个“烟技难关”,用智慧和汗水浇灌着佤山的烟田,用赤诚传播现代烟草农业信息,肩负着“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利益至上”的责任与使命,在求索中升华着人生的境界,在辛勤耕耘中用心血播撒科技兴烟星火,让生态特色优质烟叶之火在佤山燎原起来。

  6年后的一个春日,在查看育苗地时,杨姿昆突然抱头蹲下,他轻声吐出告别人生的最后三个字:“我累了……”

  杨姿昆的简历并不复杂,只有寥寥几行:1984年至1993年10月任沧源县川源制革厂供销科科长;1993年11月至2000年在县烟酒公司工作;公司解体后,2001年受聘在沧源县烟草分公司从事烟叶生产工作;从2005年到2010年1月,任糯良乡烟叶站站长。

  沧源佤族自治县,西南边陲的国家级贫困县;糯良乡是沧源县最贫困的乡之一。佤族是“直接从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长期以来,群众以种植传统的旱谷、苞谷等粮食作物和少量茶叶为生,人均收入不足千元。“十户人家九户贫”是该乡的真实写照,种植结构单一,群众增收门路少,严重制约着农村经济发展。

  刚刚上任的杨姿昆走村串寨,走进一户户人家,看着那令人心酸的贫穷,他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他下定决心要靠发展烤烟产业改变佤寨贫困面貌。他发动群众种烟致富,一位佤族老人叹口气对他说:“阿九,烤烟不是阿佤人种的,我们祖祖辈辈只有种旱谷、苦荞的命!”杨姿昆苦口婆心地劝说:“糯良青山绿水是种烤烟的好地方,我们不能守着宝地穷熬着,不种烟,我们要穷到什么时候?”好不容易说动了26户试种了98亩,杨姿昆终于在阿佤山寨点燃了第一把种烟星火。从育苗、移栽、管理到采、收、烘烤,杨姿昆手把手地教群众精心管理,心贴心地帮助群众解决技术上的难题,在贫瘠的土地上辛勤地撒播科学的种子。

  烟叶黄熟时,那宽大健壮的叶片,吸引了三山九寨的群众来参观。当年交售243.16担,烟农纯收入8.5万元。

  “科学的威力就是大啊!阿九领着我们把金叶子种成功啦!这下子阿佤人不穷熬喽!”人们这样议论着,找杨姿昆问技术的人络绎不绝。

  天才放亮,杨姿昆便从烟站骑着摩托来到乡政府,邀约主抓烤烟的副乡长李晓芬,去发动群众种烤烟。阿佤人期待脱贫的眼神,让他感到责任如山。

  为让烟叶成为佤山群众“致富叶”,他用摩托带着李晓芬,每天顶风冒雨,早出晚归,一块田一块田地调查,一个寨子一个寨子地访问,宣传发动群众种烟,时常吃住在群众家里,千方百计唤起农民对科技的觉醒。杨姿昆虽然是汉族,可他精通佤、傣、拉祜族语言。刚开始,群众由于长期受传统种植习惯影响,对种烟不理解、不接受,抵触情绪很大。每到一处,杨姿昆就将随时准备好带在身上的卷烟散发给乡亲们,把带来的白酒敬献给大家,与乡亲父老谈心交心:“守着宝地受穷罪,再不能穷下去了。要让我们的宝地长出金叶子来,我们缺的是什么?是信心、是技术,现在国家大力扶持我们靠种烤烟脱贫,从种到收都有技术辅导员来辅导,有乡干部来指导。种烟吧,技术由我来负责,挣了钱,是你们的,贴本了我来赔,你们一家家就放心种好就行了。”

  就这样,他和李晓芬到村寨里和村民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他用春风般的语言驱散群众心中的疑云,真诚的态度赢得了群众的信任。他每月的工资全花在走村串寨买烟买酒上了。他妻子是个下岗职工,领着两个孩子在家里,然而离家20多公里的杨姿昆,一心扑在工作上,少有时间回家。

  为让佤族群众掌握技术,种出好烟,烤出好烟,他带着30多名从烤烟种植中培养出的农民辅导员,每年都要为烟农上十多次技术课,从育苗、移栽、田间管理,采摘烘烤,分级扎把,烟叶生产的大事小事,他都要言教身传,手把手地教,详细地讲解。烤烟收购结束,把烟款发完,他又带着技术员走村串田,规划下一年的新烟田。他忘了节假日,直到老父亲生病住院了,他才抽空晚上回去,早上赶来。育苗点上他要时时赶去观察,移载烟苗需要水,他和群众通宵去放水;烟叶发病了,他及时把农药送到烟农手中;缺劳力的人家,他还要背上喷雾器帮助喷药;烟农烘烤技术不熟悉,他时常熬夜帮助烘烤;他像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天天风风火火走烟田,一个月下来,黄胶鞋穿烂两双是常事。

  6年来,为让群众靠种烟脱贫致富,杨姿昆就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每天高强度运转。他把烟农当亲人,“阿九”、“阿九哥”、“阿九叔”,村村寨寨、男女老少把他当自家人,大事小事同他商量。杨姿昆曾说:“谁不希望全家团聚,母慈子孝,可看到群众还很贫困,我心里辣疼啊!全乡烤烟生产逐年扩大,新烟农一年比一年多,他们缺技术、缺经验,我肩上的担子重啊!当烤烟成为糯良乡主导产业、脱贫产业,群众成为种烟能手,一家家数着大把大把交售烟叶的钱时,心里是多么满足,多么自豪,只有我们心里最清楚呀。”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果实。糯良乡2005年26户烟农点燃了种烟星火,2006年有157户种烟726亩,交售1855.5担;2007年全乡南撒、糯良、翁不老、坝尾4个村委会种烟1200亩,交售烟叶2737.31担,实现产值97.32万元;2008年369户烟农,种植1900亩,收购烟叶4129担,实现产值262万元;2009年全乡推广到3325亩,实现烟农收入563万元。

  有了糯良乡成功的种植经验,沧源县委、县政府把烤烟产业扶贫摆上了重要位置。2009年,他们将烤烟产业从糯良乡向其他6个乡镇全面铺开。杨姿昆当年播下的科技星火如今已在阿佤山区呈燎原之势。2011年,糯粮乡烤烟产业已推广到4040亩。

  这一切,正悄然改变着阿佤山千年的劳作历史,改变着阿佤山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尝到种烟甜头的沧源群众已自觉形成了种植生态特色优质烟叶增收致富的强烈愿望,变“教我种”为“我会种”,发展烤烟将彻底改变千里佤山“种一山、收一箩”的历史。

  “2010年元旦,我和阿九哥去规划育苗地、找水源,2号又带人去砌漂浮育苗池,3号去更赛老田竖电杆,4号运送育苗物资到育苗点,每天都是天亮出发到晚上9点才归家,他每天饭都吃得很少,5号那天中午饭一口也没吃,下午一身疲惫仍坚持去看育苗地,没想到他丢下我们走了。”同事如今回忆起来仍挖心摘肝地悲痛。

  杨姿昆因过度劳累溘然长逝的消息,传到糯良乡每个村寨,许多佤族烟农伤心得声泪俱下,50多岁的李尼倒老泪纵横:“阿九,我们的亲人,你走不得啊,你时常帮我种烟、喷农药,你教会了我们种烟,使我家每年破天荒年收入几万元烟钱,这好日子才好过几年,你就走了,你咋个舍得丢下我们啊!好人、大好人,你不能走啊!”

  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佤族种烟能人,有30个成为烟站辅导乡亲们的种烟技术员,在他离去的日子里,他们整天以泪洗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阿九哥,你是我们的亲哥哥啊,你是烟站的主心骨,你为了糯良人丢掉贫穷帽子,走村串户辅导乡亲们种烟,你心里只想着咱佤家人呀!”

  2009年11月,和杨姿昆并肩战斗的李晓芬调到班洪乡工作,杨姿昆忙着规划新烟区,来不及送行,在电话里跟李晓芬约定:“等有空闲,我一定请你吃饭。”然而,分别刚1个多月就听到杨姿昆累死在烟田的消息,李晓芬悲伤得心如刀绞,她驱车赶来,见到杨姿昆遗体,猛地扯开白布,跪倒在旁,泪如雨下,双手拍打着双膝:“老九哥啊!你咋个说话不算数啊!要请我吃饭,咋个就走了!你咋个丢得下佤族乡亲们,他们种烟正需要你啊!你家里的妻子儿子正需要你啊!”

  糯良乡党委书记白志华说:“杨姿昆作为烟站站长,长年无怨无悔地奋战在烤烟田地上,把云南烟草‘利国为民、至爱大成’的价值理念实践到了极致。糯良乡今年烤烟已推广到4000多亩,每个村寨都留下他的足迹和汗水,也留下他情系烟农一个个感人的故事,留下烟草人无私奉献的光辉形象。正是他为佤族乡亲增收奉献了心血,贡献了青春。带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在他身上,生动体现了‘报效祖国、共创大成’的大爱情怀。他的精神,激励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团结拼搏,用丰收的硕果来缅怀这个为了烟草事业而奉献生命的金叶之魂!”

  又到金叶飘香时,科技春风吹进阿佤人家,科技星火开出朵朵鲜花,穷乡僻壤开始变了,糯良乡4000多亩烟田正进入采摘烘烤时节,杨姿昆已不能看到清甜香润的金叶,而烟田上烤房中,分明闪动着他的同事们的身影,他们正沿着“九哥”的足迹,行进在追求“卷烟上水平”的路上,以阿佤山的气魄续唱着“佤山金叶曲”。

本文链接:http://gymgossip.com/cangyuanwazuzizhixian/160.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